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_www.2492777.com-澳门新葡亰官网

  • 咨询热线:021-65989959
  • 在线咨询
联系视野

发展混改的方针没有变,要突破就要健全激励机

  严格意义上,国企混改包括多重含义,既包括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国有企业,也包括国有资本进入民营、外资企业。

  

  但一般来说,大家关注更多的显然是前者——这实际上也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和先决条件,即推进国企股权多元化。

  

  从实践来看,多年来,不少国有企业结合产业、企业特点,已经在发展混合所有制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

  

  以中国建材为例,目前该公司有6家上市公司,80%的资产在上市公司里。净资产中只有1/3是国有资本。“也就说,我们已经不再是过去那种纯而又纯的国企,而是变成了一个有竞争力的、规范的、多元化的股份制企业。”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表示。

  

  在国资委出资的央企中,已经上市的资产已超过半数。这些资产通过上市公司平台,与社会资本紧密结合,成为了中国经济战场中的重要力量。

  

  “混改为的是转换机制,让社会资本与国有资本取长补短,发挥更好的作用。”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表示。

  

  正因为如此,当混合所有制经济这一概念正式提出并得到高层文件的肯定后,即受到社会各界尤其是社会资本的密切关注,几乎成为国企改革这一庞大系统中最为抢眼的板块。

  

  然而在有些人看来,十八大至今,混改的步伐明显放缓,并开始怀疑混改在国企改革中的地位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实际上,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方针始终没有变。近年来,电力行业开放售电领域和新增配电领域,中石化油气销售业务已经完成混改,电信行业的虚拟运营和增值服务已经放开,军工领域的军民融合力度不断加大。但值得注意的是,混改不是一混了之,更不是搞私有化,应该明确边界和红线,所以混改不可能也不应一蹴而就。

  

  下一阶段,混改如何实现双赢、共赢?两会期间,众多代表委员、国资委和国企的负责人都对此发表了看法。从他们的表态中可以看出,目前混改面临的诸多挑战均在逐渐解决。

  

  分类已为混改画好边界

  

  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的一大显著特点是,在生产经营中面临“盈利性使命”与“公共政策性使命”的诉求冲突。一方面,要通过盈利性来保证自己的不断发展壮大;另一方面,又要服务公共目标,这让国企常常陷入两难境地。

  

  混改过程中,这成为一个显而易见的障碍。

  

  以中粮集团为例,这家在公众心目中完全市场化的商业企业,新近吸收的华孚集团则是一家以储备肉业务为主的公益性企业。

  

  此前采取的折中办法是,央企只会拿出明确以商业竞争为主的二级甚至三级企业作为混改标的。

  

  对此,2015年下发的国企改革《指导意见》提出,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原则上都要实行公司制股份制改革,积极引入其他资本实现股权多元化;而公益类国有企业可以采取国有独资形式,具备条件的也可以推行投资主体多元化,还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特许经营、委托代理等方式,鼓励非国有企业参与经营。

  

  同时,《指导意见》圈定了七大混改试点领域以及负面清单,即“结合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改革,开展放开竞争性业务、推进混改试点示范”。

  

  其中,《指导意见》提及,国防军工等特殊产业,从事战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关系国家战略安全和涉及国家核心机密的核心军工能力领域,实行国有独资或绝对控股。其他军工领域,分类逐步放宽市场准入,建立竞争性采购体制机制,支持非国有企业参与武器装备科研生产、维修服务和竞争性采购。

  

  对此,航天科工副总经理魏毅寅表示,国企改革分类为发展混改划清了边界,“我们民品和一些配套产品的领域对社会资本的大门一直是敞开的”。

  

  同样作为军工企业的代表,中航直升机董事长余枫也表示,民用直升机业务是非常欢迎社会资本进入的。“并不存在大家所担心的政策障碍。”

  

  余枫说,发展民用直升机投入非常大。在呼吁国家支持的同时,也希望引进相关领域的社会资本,既解决资金缺口,也弥补民用市场开拓方面央企的某些不足。

  

  不过,余枫提醒说,以直升机为代表的航空产品普遍具有周期性较长的特点。首先是技术研发耗时较长,研发后又要与市场磨合。这样一个复杂产品进入市场的磨合周期也是比较长的。“当然,各方面都在努力缩短它的生产周期,但是毕竟行业特点决定了,直升机产业不会在短短几年内见效,更不会像炒股那样立竿见影。”

  

  因此,尽管已经有民营资本开始进入直升机产业,但是还没有涉足总集成环节,因为总集成的产出时间尤其长。

  

  实际上这就意味着,混改的真正障碍更多地是由行业特点带来的。

  

  余枫建议,有志于涉足直升机产业的社会资本应该做好心理准备,要能耐得住寂寞。“中国航空产业这几年爆发性增长,是之前数十年积累的结果。”他认为,直升机产业一旦进入回报周期,带来的拉动效应会非常强大。

  

  上市公司和员工持股受青睐

  

  一般来说,国企尤其央企的体量较为庞大。这也对社会资本加入其中带来了一些隐忧:一粟投沧海,进退随风摆。为解决这一问题,中石化曾经探索过一种模式,即鼓励社会资本抱团加入。

  

  但更多的人则倾向于通过上市公司平台来推进混改。

  

  以中国建材为例,该公司被国资委列为混改试点后,进一步加大了混改力度,选取了旗下三家上市公司作为改革典型:一是北新建材,二是中国巨石,三是方兴科技。

  

  这三家上市公司曾经都是一股独大,即除了国有股剩下的都是散户,目前都在引进非公资本的一些股东。“我始终认为,上市公司一股独大并不好。”宋志平表示,如果没有几个核心股东,会出现“三个和尚没水吃”的局面。在他看来,应该有三四家大股东形成制衡局面,剩下的是散户。

  

  以方兴科技为例,该公司是中国建材旗下做ITO导电膜、新材料的公司,前不久引入了深圳的国显作为股东。对此,宋志平认为,这不仅实现了很好的效益,还打通了产业链。

  

  目前,北新建材是全球最大的新型建材上市公司,而且效益非常好;中国巨石成为全球最大的玻纤公司,效益也非常好;方兴科技发展也非常迅速。

  

  根据自身试点经验,宋志平建议,混合所有制应该以股份公司、上市公司为主进行混合,这样容易规范。

  

  对于国有企业而言,吸引社会资本的目的,除了融资外,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实现股权多元化和出资人到位,推动公司治理模式的优化和效率提升。

  

  但目前来看,国有企业是逐层级授权管理的,这就导致管理者本身并不是所有者,而是国家授权的代表。“一个民营企业的管理者资产都是自己的,拿走他一个烧火棍都会跟你急。在国企,所有者机制发挥得不及民营企业好。”宋志平认为,员工持股也是推动所有者到位的重要途径。“中联重科、联想、绿地等实现了员工持股、管理层持股的企业都做得非常有活力”。

  

  因此,中国建材集团的混改试点方案中,就设计了员工持股方案。

  

  对于科研院所类国企而言,管理层尤其是科研骨干有着更为迫切的现实意义。创新驱动是我国发展的核心战略。为了提高科技人员的创新积极性,以及科研成果的转化效率,各科研院所在政策允许范围内进行了多项尝试。

  

  比如,钢研科技下属的安泰科技、钢研高纳两家上市公司做了员工持股试点。在钢研高纳,两个年轻人挑头分别搞了钢研海德、钢研德凯两个全新项目。

  

  “这两个项目一开始就试点了员工持股,效果非常好”。钢研科技集团董事长才让表示,上市公司做股权激励,要经过国资委、证监会两道关口,安全系数较高,而且能够给科技、管理骨干带来一定的创收、分红权利,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反过来也起到了金手铐的效果,促使他们调动一切资源投入工作。”

  

  在此基础上,钢研科技又对钢研昇华进行了骨干、员工持股的试点。

  

  遗憾的是,在上述探索中,由于没有上级文件的支持,对分红权和股权激励缺乏全面设计,没有考虑到存量资产,只是考虑到了增量;没有考虑到专利成果入股,只考虑到了现金入股。

  

  才让说,创新创业的主体是年轻人。但他们一般都没有太多钱。“有的年轻人甚至把房子卖了来入股。尽管这种精神非常值得鼓励,但实际上影响了创新创业成果的扩大和推广。”

  

  2016年2月26日,针对科技型国企的《国有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暂行办法》已经印发。对此,才让表示,拿到文件后立刻请所有的董事和高管立即研究,“因为这方面一直是我们的一个瓶颈”。

  

  规范之外也需“容错机制”护航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方针没有变,但有些企业的热情却曾有所下降。“大家的热情下降。主要是因为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担心国有资产流失,二是担心党建工作会削弱。”宋志平分析说。

  

  对此,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表示,为了避免混改中出现国有资产流失,要筑牢四道防线。“一是加强内部监管,尤其是加强对特殊岗位和特殊人员的监管;二是加强出资人监管,主要依靠监事会;三是借助审计、纪检、巡视力量,加强专项监督;四是加强社会监督”。

  

  外部监督的同时,当事方的规范操作更是重中之重。

  

  宋志平表示,之所以中国建材能够从混改中受益,要点就在于“规范”。

  

  对此,江西省国资委副主任郑高清介绍说,《指导意见》下发后,江西选择了盐业集团作为混改试点单位,并促成5家股东在南昌签署了混合所有制改革增资扩股协议,并且在职代会上分别以97%和92%的高票赞成通过了改制重组方案和职工安置方案。“这也是我们省里本轮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成功落地的‘第一单’。”

  

  郑高清表示,江西省国资委非常重视混改的规范性。为此,国资委不但选取了在省产交所公开挂牌增资扩股项目,聘请第三方机构对项目进行总体设计和独立运作而且,全过程、全方位公开披露项目信息和进展。此外,还设计并实施了全新的核心骨干员工持股计划,并在混改后的企业章程中明确了加强党的建设这个内容。

  

  事过之后,郑高清在总结盐业集团的混改经验时提到,混改要始终坚持“政策是底线、程序是关键、事先有预案、操作合情理”,“探索出了一条既符合中央精神又结合江西特色的混合制改革的模式和路径,我们认为这是可以复制的”。

  

  目前,江西省旅游集团、招标咨询集团、中江国际公司正在按照这一模式推进混改。

  

  中国航空油料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周明春表示,中国航油一直都在积极探索混合所有制,下面有7家企业是混合所有制。“总体上要解决好两大方面的问题:一是规范,二是活力。简单的说一定要遵循规范,第二是要释放和激发活力。这两方面一定要结合,只有规范会管死,但是没有规范就会天下大乱。”

  

  不过,目前似乎形势正在朝着另外一个极端发展,即上热下冷,一线对混改的积极性始终调动不起来。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石化集团原董事长傅成玉表示,国企改革要解决“不想改、不愿干、不敢改、不会改”的问题。“一是大部分国有企业还在等待上级文件和指示。即使一些现有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度允许的改革,也进行不下去,怕被说抢跑。二是怕被说用国有资产修补坏账,因此步子迈得谨小慎微。”

  

  这样的指责,通常发生在混改过程中。

  

  比如,2010年,中国移动认购浦发银行20%股权。这一部分股权每年可以为中国移动贡献约1%的利润。“但审计不看利润增了多少,只看现在这20%的股权比买的时候价格更低。因此,每年审计都给加一条‘国有资产流失’,让我们很难受。”中国移动原董事长奚国华说。

  

  针对这一情况,宋志平建议,应该加强企业经营管理者、员工与改革利益的正相关联系。换句话说,主动作为者应该得到鼓励。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提到:要“健全激励机制和容错纠错机制,给改革创新者撑腰鼓劲,让广大干部愿干事、敢干事、能干成事。”

  

  “当前,国企改革进入深水区和攻坚阶段。对重大改革事项一般采取试点先行,试点意味着有可能探索出经验,也可能未达到预期。”河北省政府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主任、党委书记王昌建议,国家层面,要在制定出台“容错机制”的基础上,出台“容错机制”细则,使“容错机制”具有操作性,加快推进改革步伐。

上海总部:上海市杨浦区纪念路8号上海财经大学科技园7号楼112室
电话:021-65989959/65989946/65980171
传真:021-65980171-823
邮箱:shsy@eco-sy.org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