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_www.2492777.com-澳门新葡亰官网

  • 咨询热线:021-65989959
  • 在线咨询
联系视野

企业预算管理过程中博弈产生的原因

  美国著名学者Aaron Wildavsky在《预算过程的政治学》(The Politics of the Budgetary Process)一书中,尽管其论述对象为政府预算,但是所提出的预算过程同时也是一种利益的博弈过程的观点具有普遍的适用性。按加拿大学者Anthony A.Atkinson的定义:“预算博弈指管理者会通过操纵信息和目标以达到个人尽可能高的奖金收入”。
  
  对于建立了责任中心的企业来讲,预算管理体系中的组织形式有各级责任中心、预算管理层和企业决策层。企业内部各级责任中心在呈报预算时一般由基层责任中心呈交其上一级责任中心,再由该级责任中心呈交更上一级责任中心,各上一级责任中心要对其所管理的所有低一级的责任中心的预算管理负责,要对下级责任中心所申报的预算进行审核,并在更大范围内进行平衡。
  
  最后所有预算都要交到预算管理部门汇总评审,再向企业决策层呈报审批。由于预算是在总体资源有限的前提下对不同责任中心可支配资源的安排、配置和调整,对于本责任中心利益最大化的追求动机使得不同责任中心的目标出现差异,因此只要存在责任中心的目标差异以及他们赖以活动的平台空间,就会有博弈活动存在的可能。笔者认为,预算管理系统中的博弈活动主要发生在预算编制和预算执行过程中,预算博弈的存在,是经济理性人合理逻辑思维的结果。
  
  预算管理过程是在两组参与者之间展开的,他们分别扮演企业资源的委托人和代理人两类不同的角色。委托人和代理人之间的相互制约相互作用的关系表现在预算管理的每个层次上,贯穿于科层体系的各个层级中。从预算管理的程序看,预算管理的实质是企业的委托人和代理人利用企业预算这一工具,实现企业的经营目标、战略目标而进行的一场博弈活动。这是因为:
  
  第一, 在预算管理过程中,企业委托人和代理人都是以“经济人”假设为前提,都会从自身的利益和角度出发,根据对方的行动决策来进行最有利于自己的行动选择。在预算的管理过程中,委托人和代理人各自决策的选择都受到另一方决策选择的影响,同时反过来,其各自的决策也相应影响到另一方的决策。
  
  一般情况下,委托人通常是诉诸手中掌握的权力对预算决策的全过程进行管理,代理人则依靠他们的信息优势来影响预算决策。企业最后通过并将实施的预算方案是在汇集双方决策的基础上确定的,是双方在企业预算管理这一博弈活动中的均衡结果。在预算管理的博弈过程中,委托人和代理人的角色具有互补性,他们之间发生的互动作用构成一个相对稳定预算框架。
  
  博弈双方各自坚守自己的立场,申明自己一方所能实现的目标,最后在双方力量均衡的基础上达成妥协。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有利于提高预算的专业性,增强其可预见性,降低预算过程中的成本和预算决策的复杂程度。他们既相互竞争也相互合作,并且在客观上形成某种协调或制衡机制。显然,只有经过职能专门化的委托人和代理人之间的博弈,经过利益交锋和制度协调,最终形成的预算才是最理想的。
  
  第二,预算具有直接的经济后果,不同的预算对企业利益相关者产生的作用大不一样。同时,预算使得个人行为符合企业决策标准,或作为个人之间进行合作的路标,但由于不可能平均地分配预算的效益与成本,因而能够得到所有参与者支持的预算极少。
  
  因此,谁能够在预算的制定中拥有发言权,谁便能够通过制定有利于自己的预算将企业资源转移给自己,谁便能够在利益分割的博弈中处于优势地位,谋取非生产性利润,因而预算的制定过程从来就不是单纯的经济过程,而是一场政治较量、政治博弈,寻租、合谋与博弈便成为预算制定与完善过程中的必然产物。从预算的经济后果及其政治化过程可以看出,预算的制定与完善涉及到企业各利益主体之间的复杂的交互影响,某一利益主体的决策行为只有考虑到他人决策行为时,才能有比较合理的基础。
  
  现代非合作博弈论就是专门研究在人类行为发生交互影响的前提下如何进行决策及如何使决策达到均衡的一门科学,而预算制定与完善过程中的“攻”与“防”行为,适当提供了博弈论发挥解释功能的舞台。任何制度的形成都是一个多重博弈过程,预算作为一种契约制度也是如此。有限理性决定了预算的制定与完善只能是一个渐进过程。预算如有漏洞,利益相关者便会乘虚而入、为己谋利,而一旦预算的制定者发现便会调整预算或重新规制加以堵塞,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企业预算制定者与执行者就预算进行的博弈过程。
  
  一次“博弈”过程的完成,预算暂时达到“纳什均衡”状态,在此状态下任何改变预算的企图都将是徒劳。然而,这种均衡状态不会长久,一旦新技术、新经济业务出现,便又会引起新一轮的预算制定者与执行者之间的博弈,其结果又会达到新的“博弈均衡”状态。预算经过多次博弈便会不断得到完善,“纳什均衡”点便会不断地由低层次向高层次逼近,最终达到帕累托最优状态。尽管预算博弈的过程会产生一些摩擦费用,但一个经过多次博弈而得到“公认”的预算,其运行交易费用的节约足以抵消这些“摩擦费用”。
上海总部:上海市杨浦区纪念路8号上海财经大学科技园7号楼112室
电话:021-65989959/65989946/65980171
传真:021-65980171-823
邮箱:shsy@eco-sy.org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